廖良开:跨越千里的亲情

信息来源:信用中国 发布日期:2017-12-08

   “开儿!我很好,你不要担心。你的工作也忙,要注意身体,照顾好妻儿。”

  “爸,你自己也多保重。妈刚走,我还是放心不下你,一有空就回去看你。遇到什么困难,一定要第一时间打电话给我。”

  电话两头殷殷嘱托,令人动容。你一定理所当然的认为,这是一家人。然而只有熟识的人才知道,电话里的儿子,是重庆开州人廖良开,父亲是吉林桦甸市刘银智,不光是姓不同,在20多年前这父子俩甚至毫无交集。之所以成为父子,是当年勇救落水群众时英勇牺牲的海军某部士兵刘继强。

  烈士刘继强是廖良开的战友。1997年,年仅19岁的士兵刘继强因救人牺牲,被追认为革命烈士。作为他的战友,廖良开主动认下两位老人为“爹妈”,承诺为刘继强尽孝一辈子。

    20年时光飞逝,当年的感动和义举也逐渐被遗忘。20年后的7月里,一条朋友圈的信息,在 “母亲去世”的悲戚里,大家看到了廖良开20年默默的坚持:他管战友父母叫了20年“爸妈”,默默坚持替牺牲战友尽孝。一段尘封的故事也慢慢揭开来……

  战友牺牲,他对二老说:以后我就是您们的儿子!

  时间倒回到20年前,1997年初,当时还是四川开县人的廖良开和来自吉林桦甸的刘继强一起被分配到了葫芦岛海军某部。廖良开在勤务连当文书,刘继强在舰上干操舵兵。两人因为工作结识,又因兴趣相投,成为朋友。像兄弟一般,一起读书看报,一起谈天说地,并相约共同努力,一起考军校。

  就在两人都为心里的目标奋斗时,1997928日下午,一个噩耗传来,刘继强在抢救落水群众时英勇牺牲,当时他刚满19岁。

  “当时我正在值班,乍一听到这个消息,半天没回过神儿来。”廖良开回忆起当年仍然非常伤心,他说后来自己找了个没人的地方,放声大哭,嘴里不停喊着:“说好的一起考军校呢,说好的一起考军校呢。”

  部队追认刘继强为革命烈士。接了刘继强的父母来见儿子最后一面。“我当时听说继强的爸妈哭的几次晕倒,非常心疼,儿子这么年轻就没了,这该是多大的伤痛。”廖良开说,当时战友们自发组织继强捐款,记得生前继强曾说过家里条件不好,他一股脑把入伍半年多积攒的200块津贴全部捐了。

  自那天以后,他开始给刘继强的父母刘银智、梁桂茹夫妇写信,跟他们聊工作、聊生活,聊开心的、不开心的事。在一次次拉家常中,悲痛中的刘银智夫妇感到了一丝安慰。

  1998年的321日,是刘母梁桂茹的生日。廖良开特意提前谋划,自己做了一张生日卡,连同50元津贴寄给老人。

  “生日当晚,我电话就打过去了,直接说:妈妈,祝您生日快乐!”廖良开说,当时梁桂茹就哭了。说了简单又有分量的一句话:“哎,开儿,妈很好……”

  从那以后,二老又有了儿子,廖良开多了一双爸妈。

  认下爸妈之后,廖良开就尽到了一个儿子的义务。一有空就打电话跟二老谈心,自己省下来的津贴一分为二,一份寄给重庆老家的爸妈,一份寄给吉林桦甸的爸妈。

  “我信上讲的比较细,聊聊自己身体咋样,最近训练了什么。读了什么书,有没有吃胖。妈回信的时候说,不爱说话的爸经常拿着信偷偷的笑。”

  素未谋面,却成为至亲,这是极其珍贵的感情。刘银智夫妇也渐渐地感到遗憾,他们想见一见这位带给他们快乐的儿子。

  一年后的国庆节,廖良开第一次休假没有回老家,而是几经辗转,来到吉林桦甸市大营七组。暮色之中,他走下了停在村口的公共汽车,向正在等待他的二老敬了一个标准的军礼。“当时的场面非常温馨,妈妈偷偷拭泪,爸爸一个劲儿‘傻笑’,刘家3个已经出嫁的姐姐,各自带着一家人,盛情迎接。”廖良开说,这么多年,自己一直没忘记那个场景,丰盛的东北菜、辣喉的东北白酒,亲切热情的称呼,都让他有一种回家的感觉。

  那一晚上,廖良开和爸妈聊了很多。不善言辞的刘银智眼含热泪说:“自从继强走后,我们俩一度没有了活下去的勇气,多亏有了开儿,你就是老天爷仁慈的安排。”就这样,三人又笑又哭地聊到天亮。

    自考上了辽宁大学、第一次在《人民日报》上发表文章、交到了女朋友,一件件、一桩桩的喜事,廖良开总是及时给吉林的父母打电话报喜。 毕业后在北京工作时资助贫困大学生、退伍后在成都安家立业,他总是第一时间打电话和吉林的父母商量。问候的电话、孝敬父母的钱物、探亲的假期,他总是一分为二,兼顾两边的爸爸妈妈。2003年,廖良开和女友赵静结婚,吉林的父母也为他们准备了崭新的被褥,打扫了婚房。2008年,廖良开的儿子出生,吉林的母亲邮寄来一大包亲手做的小孩衣物。

  在交通不发达的年代,定居成都的廖良开到吉林探亲,要坐整整两天多的火车和汽车。即便如此,他至少每年都要跑一趟。后来成了家,就是夫妻同行,再后来有了儿子,探亲路上变成了一家三口。

  就这样,双方来往着、交流着、感动着,一过就是二十年。

  “我叫了整整20年的妈妈走了,现在赶去吉林桦甸送她老人家最后一程。”727日,廖良开一条朋友圈的信息,让许多不知道情况的朋友们纳闷,纷纷打电话问候。得知真相后,很多人都被这个故事感动,留言祝福这一家天南海北的亲人。

  “我726日晚上接到吉林父亲的电话,定了一大早的的飞机匆匆赶去见母亲最后一面。”廖良开还没有走出伤痛,谈起母亲去世的一段经历,还是眼中含泪。据他介绍,自97年刘继强牺牲后,母亲就得上了糖尿病,身体一年不如一年,虽然在遥远的大西南,他还是跟妻子约定好了一有时间就回吉林看望二老。2017年的春节,廖良开一家三口到了吉林,陪二老过了一个难忘的春节。离开的时候,梁桂茹一边收拾行李,一边抹眼泪,说儿子孙子还没走就开始想念了。“我当时还宽慰她,反正过几个月又要回家看她。没想到这一别就成永诀。”

  727日,从成都到吉林,3000公里的距离,廖良开辗转10个小时,终于在当天下午4时,跪到梁桂茹的灵前,失声痛哭。在场众人,无不动容。火化的那天,廖良开和其他4名闻讯赶来的战友,一起向烈士的母亲、自己的母亲,敬上了最后一个军礼。

  安葬好母亲后,廖良开留下来陪了刘银智十多天。一连几个晚上,都是看着刘爸爸睡了,廖良智才睡,半夜刘爸爸有个动静,他总是第一时间醒来问候。

  回到成都后,廖良开找出20年来和吉林爸妈互通的信件,一遍遍的读,因为每封信都是母亲梁桂茹亲手写的。他整理出跟爸妈刘银智、梁桂茹一起照的照片,一遍遍的看,照片里,母亲笑容依旧。

  为了一个承诺坚守20年,在旁人看来难以想象的事,在廖良开身上却如此真实自然。他用自己的坚持证明了当年认亲并不是一时义举。“战友为人民牺牲,我来替他尽孝。说好的一辈子,就是一辈子。”